观察 | 快递在复旦:承诺的背后

 宇平物流新闻   |    2018-11-11 08:02

“请问您觉得现在收快递方便吗?”

面对这个问题,北区的同学大概会讳莫如深地笑一笑,东区的同学也许会思索一番再做回答,仿佛只有“每天寝室楼小黑板上都写满了名字”的南区同学,以及坐拥宿管阿姨零号楼的本部学生才是人生赢家。

快递在复旦,已经有好些年头了。不过那些始终支撑着复旦快递的人,对同学们来说往往只是取件时才会见上一面的陌生人。

本部零号楼快递中心外的标志牌

零号楼:复旦快递helper的一年

只要是在本部拿过快递的同学,多半都会对这条短信有点印象。当然,其中也有许多人添加了这位“复旦快递helper”为好友。

只是,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今年上半年才开始在信息中出现的这个微信号,背后的人正是复旦大学零号楼快递服务中心的店长代国文

“我是去年9月中旬来这边的,之前的店长叫张虎,先在外面摆地摊。”代国文对我们谈起了他在复旦的经历。2015年下半年,张虎带着优里入驻了零号楼快递中心。后来,他因为身体原因不再管理,负责人就变成了代国文。

在2017年10月之前,快递中心连防雨棚都没有。代国文回忆道:“快递也没办法分,就在外面堆着,堆了好几天。”

现在的零号楼快递中心外景

“其实这一年多来快递公司还挺坎坷的。”他笑着说。在这十二个月中,这里搭起了蓝色大棚,实行了扫码寄件,代国文还致力于宣传并使用如今已有四千多位好友的微信号。现在,零号楼快递中心担负着接收本部、北区、东区相当一部分快递的职责,已经成为了复旦不可或缺的快递枢纽

其实,这个改变的过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北区刚刚合并时,代国文还担心不得不跑到本部取快递的北区同学会心生不满而出言抱怨。不过还好,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有大多数同学老师的支持,才会让我们继续坚持下去。”

东区:铁门的另一边

比起“复旦快递helper”,东区的中通快递派送员也许更加默默无闻。

他名叫赵志龙,在东区同学的印象中,这是一位“工作很认真”的快递小哥。这四年来,每天傍晚六点,他都准时在东区铁门旁守候。在那里,赵志龙会在现场把快递一个个标上序号,等着同学们凭短信通知领取。核对取件序号和姓名后,他会撕下包装上的标签,再把快递交给同学们。

东区中通快递的短信

在赵志龙接受采访期间,一直都有同学过来拿快递。他自己带了两盏小灯照明,也从没停下休息过。东区的铁门在晚上七点后便不能再打开了,一位学生说自己拿外卖时只好“一跃而起”——赵志龙也只能隔着铁门派送小件快递。但和同学们跳一跳就能接到外卖不同的是,遇到大件快递时,他甚至需要爬高从铁门顶上“扔”过来

赵志龙隔着铁门派送大件快递

和还没搭建大棚时的零号楼一样,下雨对“摆地摊”的赵志龙来说也是最大的困难,“天气潮是最糟糕的”。每天,他都要带着大型的顶棚伞和雨棚过来,假如下雨,就得铺上雨棚,再撑起大伞。

目前,赵志龙自己在外租房住,晚上十点多送完件才能回家。“现在还好,一天一百多件。”他说,指了指装修中的18号楼,“这栋楼没装修的时候,一天两百多件,还要两个小时之内拿完。”在复旦送了四年快递,赵志龙从没有被投诉过,给快递标号的方法也有效避免了拿错件的意外。

标好序号的快递

但是,对于快递量更大业务范围更广的零号楼快递服务中心,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在采访中,代国文始终保持着爽朗的语调,也总是笑着和记者聊天。然而,在朋友圈里,用着“头皮发麻”表情包头像的复旦快递helper,意外地给一些同学留下了“暴躁”的印象。

快递在复旦,本就不可能是一件易事

朋友圈:我想听听你们的声音

“这是2018年发生在复旦大学本部零号楼快递中心的第几次错取快递不归还事件?”

这条来自“复旦快递helper”的朋友圈,初看似乎充满戾气,甚至像是在小题大做。有些同学着实被这口气吓得不轻,提及快递helper时都会小心翼翼地说“那个暴躁的快递小哥……”

“复旦快递helper”的朋友圈截图

但这也实在是无奈之举。当初,代国文一直认为,在学校里不必像张虎那样要求同学们凭一卡通取件。然而,今年上半年就有过两三次错取件的情况,甚至还有一个同学连续错取过两次没有归还

就在10月底,又有同学错拿了快递,即便有监控,要顺利找到误取件的那位男生也是难上加难,最后只好由快递中心赔偿。代国文既意外又难受,才有了那些“暴躁”的朋友圈。

为了包裹安全着想,他决定以后还是让同学们携带一卡通,排队取件,核对姓名。

回首:那些被忽略的

最后我们看到的也许只是这样一条动态,但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代国文确实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无论是他、是赵志龙,还是其他的快递从业者,都已经为复旦人做了很多很多。

在大学,难免会碰上收件人因上课、实习、出国而没法及时取件的情况。代国文说,他们基本上都会电话联系收件人,尽量保留快件,也会尽力联系顺丰的快递员帮忙。采访中,他反复强调,“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在微信上找我,一些基本的问题都能解决的”。

零号楼快递中心寄件处

另一边,当我们询问赵志龙“短信上说的三天不取退回是真的吗?”时,他笑着否认说不是,“我们也不能直接退货”,但三天不取件就会让他的这一趟派送变成义务劳动。赵志龙还告诉我们,有个别同学一个多星期都没来拿快递——他一边笑着提起这件事,一边又叹了口气。“来的时候我也好好跟他说,”他回忆道,表明自己并不会因为同学不来取件而生气,“我也说没事,他自己心里也过不去的,复旦的同学自己也不好意思的。”

赵志龙还有一个习惯:为了不泄露同学们的个人信息,他总会按公司的要求,撕掉写有详细地址和手机号的上部标签。“(这些标签)保留到三个月上交总公司,总公司会拿到指定的地方统一铰碎,这个信息就全部销毁了。”

赵志龙与在东区取快递的同学

很快,“双十一”又会带来一次大规模的冲击。北区拆迁、东区装修、眼看购物高峰又越来越近,在这个时间节点,总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话不得不说。

如果:你们想看到什么样的未来?

十一月,代国文已经联系好了北区的临时场地,“在北区的体育馆,会持续7-10天,北区70%-80%的快递都会转移到那边”。有了北区体育馆,双十一快递业务的正常运转便也多了一份保证。

“双十一”期间的北区临时场地(体育馆)

(来源:“复旦快递helper”)

十一月,赵志龙坦然接受了“双十一肯定会爆仓”的事实。在处处缺人手的情况下,他告诉我们,除了加班找家里人帮忙外没什么别的办法。他还说,近期的进博会也有影响,“每个省现在进上海的件都要贴‘已安检’的条,……要过X光机,就像地铁一样,一个个过安检。”

贴有“已安检”标签的快递

十一月,北区同学依然对旧快递点念念不忘。“那个被拆掉的快递点最方便”,一位同学这么告诉我们。目前,不与本部快递中心合作的公司会把快递车停在北区门口,发短信让同学们取件——然而,“他会在中午12:00发短信,让你14:30之前来拿”,也就意味着没课的学生得放弃午休,而有课的学生就不可能有准时取件的机会。“我觉得北区体育馆就很好,”得知双十一安排后,有同学说,“希望以后学校还是能划出专门的快递中心吧。”

零号楼快递中心内景

十一月,东区同学总是谈起17号楼铁门到19号楼铁门的转变。在赵志龙眼中,这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变化,但对一些住在东区宿舍的学生而言,17到19意味着不得不绕路,使得取快递的方便程度大打折扣。一位同学提出:“(维修之前)到铁门真的很方便……(东区取快递)目前还是蛮合理的,如果取件时间能延长一点就好了。”

放满快件的货架和来取件的同学

过了这个十一月,复旦的快递业务还会继续转变、继续发展下去,会有新的场地新的措施新的要求新的挑战……我们期待着未来,也亲身体验着快递在复旦的未来。

快递在复旦,不止是广告词上的信任、托付与承诺,也不止是快递中心“最熟悉的陌生人”。每次取件寄件,我们触碰的都是平凡而可敬渺小而伟大的一切。

用代国文的话来做个结尾吧:“只希望我在职期间,快递中心多点正能量,多点创新,我们与大家彼此间多点笑容。”

是的,只要这样,便足够了。

附送:双十一复旦快递地图一份

TIPS

地图时效:11月11日至25日

北区体育馆营业时间:7:30-21:30,北区同学收货地址按杨浦区武东路57号(武川路78号)填写即可。顺丰、韵达的寄件服务也同步恢复,寄件时务必记得带好身份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