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判例:海上货物运输之提单批注效力的认定

 行业动态           |    2018-11-17 04:42

美国大法学家霍姆斯曾提出: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the life of law doesn't lie in logic, but experience).

一、裁判要点

提单有清洁和不清洁之分,但不清洁提单的签发由于对海上货物交易具有重要不利影响,故我国海商法严格规定了不清洁提单签发的适用条件,即在签发已装船提单的情况下怀疑与已装船的货物不符,或者没有适当的方法核对提单记载的,可以在提单上批注,说明不符之处、怀疑的根据或者说明无法核对。在可以核对货物品质、数量等情况下,承运人并不具有签发不清洁提单的权利。

二、编者评析

根据国际海运习惯,不清洁提单在海运货物贸易中,并不易被接受,其存在更多地保护承运人之利益,对促进国际海运货物交易并不具有显著性的促进作用。故无论是现代国际海运习惯,还是我国海商法都严格限制不清洁提单的签发。针对不清洁提单的效力,在诉讼过程中,承运人负有证明提单批注有效的证明责任,否认人民法院依法认定相应批注无效。

三、案件摘要(一)涉案当事人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富源船务有限公司(GreatResourceShippingLimited),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一审被告:中外运船舶管理有限公司(SinotransShipManagementLimited)。

(二)法院审理情况

再审申请人富源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源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上海分公司)及一审被告中外运船舶管理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再审,现已经审结。

(三)研习重点总结

在提单就货物交付有特殊批注的情况下,承运人对其交付货物的短少是否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四)法院裁判理由

根据一、二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承运人富源公司在装货港的代理人就涉案货物运输于2013年8月4日签发已装船提单,该提单记载:货物新西兰原木,数量73225根、14554.742立方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七条的规定,提单是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除依照该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作出保留外,承运人向善意受让提单的第三人提出的与提单所载状况不同的证据,不予认可。涉案提单正面载明“由托运人描述货物”、“船东不负责提单上记载的货物件数和数量”、“承运人不负责损失或损害”等内容,富源公司主张其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七十五条规定“没有适当的方法核对提单记载”的情形,并以上述记载作为提单批注提出免责抗辩,但涉案原木货物可以通过计根数和测量体积等方式计算数量,承运人可以自己计数或者委托他人计数以核实提单记载,富源公司关于其没有适当的方法核对提单记载的主张不能成立,一、二审判决认定上述提单记载内容不构成有效批注并无不当。涉案提单中记载“船东不负责提单上记载的货物件数和数量”是在描述货物状况之后的打印字体,难以辨识该文字系承运人在提单上预先印制的条款还是在货物装船后特别加注的文字,且该记载内容并不影响一、二审判决否定富源公司抗辩主张的正当性。富源公司在一审中提供的船舶期租合同(电子邮件)与码头作业费发票(复印件)分别存在来源不明、与本案争议缺乏关联性等证据瑕疵,且富源公司作为承运人是否负责装卸并不必然影响其核实提单记载的货物数量,一、二审法院没有认定富源公司是否负责涉案货物装卸的事实并无不当。本院在(2002)民四提字第5号民事判决中认定承运人有权在提单上作出批注,但该判决所涉运输是海上集装箱运输,该案与本案基本事实不相类同,两案纠纷不具有应作类似处理的可比性。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沪高民四(海)终字第148号民事判决与本案纠纷没有关联,二审判决未予采纳参考亦无不当。

涉案货物于2013年8月31日被运抵常熟港,于9月4日卸船完毕。常熟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于卸船完毕当日出具理货报告,载明卸下货物与提单记载的根数和体积相比短少。常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于2013年9月4日至9月15日对涉案货物进行检验,于9月15日签发数量检验证书载明原木数量为70494根、14194.556立方米,认定卸下货物实际数量较提单载明货物数量短少。该数量检验证书特别载明涉案货物材积短少在卸货前业已存在,这表明卸货完毕至货物检验时没有发生提货等货物短少情况,富源公司没有提供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一、二审判决根据该检验证书记载的数量对比提单记载,认定富源公司对货物短少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五)法院裁判结果

富源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富源船务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