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快运行业焦虑到不行了

 行业动态       |    2018-11-15 10:22

我们上一篇文章讲,物流快运行业起网的红海竞争模式,因为没有未来,最终会因无钱可烧会陷入困境,最终会被生态化的万物物联取代;其实,因为前一种模式的囚徒困境,行业网络自救,行业中靠卖软件生存的模式,似乎有复活的迹象,这当中,有传统软件的升级,有互联网软件售卖,有自营系统软件按传统模式收使用费、端口费,你会说,这个会不会代表行业未来?肯定不会!因为信息仍然是分割的,这个分割的格局是这个行业顽疾,软件的横行只能加剧行业的撕裂,而且,细究一下会发现,最终这些软件企业,还是面临竞争,软件企业能赚到卖产品的钱,但会相当艰难—因为,互联网精神在根基上是免费的,这不是理念,这是互联网企业生存的法则;

起网补贴没有未来,但仍然是补贴横行;只要手里有了资本助推,这些钱很快就拿来补贴市场,这家网络就会陷入疯狂模式。关于起网的死局,我们想请行业内的人思考两个问题:1:为什么其它行业都互联网化了,而物流行业还在传统的边沿挣扎?2:10万亿的市场,就按公路运输6万亿计算,1%的补贴需要多少钱?

我们其实可以倒推着回答。因为,互联网在其他行业的补贴是可以有效,因为行业规模不是恐龙级别的,1%补贴就是600亿,这个基数谁家是傻子才会往上扑,所以,互联网行业规则在这里失灵了;既然补贴不可以一统市场,那么,第2个问题也回答了,模式的僵化和抄袭,是这个行业成为了目前中国最落后、最无序的行业;

信息化是必由之路,但这个行业被做信息化的企业割裂为无数的碎片,当互联网平台或企业无法盈利,干脆就撕破脸皮开始收钱;尽管沸沸扬扬、尽管骂声载道、游行示威,收费模式行业慢慢认可了,这也就等于认可了这种被撕裂的信息格局,这当然也界定了这个行业未来,各自拿着一条系统厮杀;就像原始的部落,每家守着一些自己的一些资源和独门发明的利刃武器,大家依旧在原始的气氛中悲壮的厮杀;

总有一些行业是失灵的,对任何新的事物免疫;那是极细分的或垄断的,比如军工行业,比如手工打造钻石;但大部分行业是有规律性的,假如第一次浪潮没有撼动它的固化,那么,跨代的创新工具一定会带来改变;象物流快运,互联网的冲击使之更加碎片化,行业的效率依然如故,那么,物联网智能化如何?区块链如何?垂直细分供应链可以吗?一个个行业集群形成自己的垂直供应链,然后各自形成自体系和节点,用一种大的行业的区块构成形成垂直供应链体系,甚至直接进化到工业四点零的体系,这个有没有可能哪?

目前,可供行业发展的路径大概有几个,我们先说第一个,快递的C端延伸;我们知道,在快递行业,针对C端的服务已经非常成熟,当物流快运还在把最后一公里作为难题攻克时,快递靠着这个起家已经固化江湖了。按常理讲,快递由C端向上游延伸是顺理成章或者是必然趋势,甚至一些快递行业的人还担心,顺丰要是一下子介入快运,那快运还不都得死掉?

但为什么没有?除了业态这个基本难题,关键问题是利润,顺丰干嘛要介入一个不赚钱的行业,不是快递没野心,是这个利润无缝支撑快递的运作体系。所以,顺丰宁肯去投供应链也不向干线快运延伸。

C端延伸B端是个行业伪命题的最本质的原因是体系价值不匹配。对快递行业来说,进入到C端的其他层面服务和更加细分的服务,产生的溢价更高,对他们更有吸引力。顺丰之前做商品售卖的服务延伸思路是对的,但形态给做坏了,不一定是要买东西。对家庭服务来说,需求和空间远比快递要大,这才是个可延伸的蓝海;

二是以仓为基点仓配模式;这个模式基本上是现在的快运模式通例。是由电商催发出来的一种新业态。我们认真研究一下就会发现,从供应链的角度,这个仓配模式事实是成品模式。也就是说,当一件运输品是一家成熟的面向市场的商品时,它要入仓分流配送,最终在某个节点与C点相遇;商品的流转不复杂,服务要求很高,这个行业目前是给时效给牵着鼻子走,跑偏了。举例说,你晚一天可能要省几十元(货多配载),早一天要赔很多钱(拉直线路几件货也出车),消费者在乎你多一天或者少一天吗?如果急,他会自己加加急费的。那么这个时效是谁弄出来的哪?是各家网络,那慢一天我快一天,消费者就会选我,为了竞争多拿货,大家拼命挤时效,最后,仓配是都赔钱。为什么赔钱?因为这个需求其实不是消费者真的需求,是个次级需求,现在,它成了那只检验网络的兔子。

可以看到,改变生产好的商品流动的基础不在它已经到仓后的环节(这个环节只能去撵那只兔子),它在哪里?再向上延伸的环节,在供应链,在它还没有成品的各个环节;快运一般介入不到这个环节,这个环节基本上是企业物流、专项物流、干线物流的活,目前,就是这个活让大家集体郁闷着,因为没有找到真的破解之道。

从深层次上讲,改变物流快运的根本出路是在基于区块链的物联网模式;存在即合理,我们其实不需要另起一种模式(这就是为什么起网有效但低效撕裂的根本原因),我们需要研究这个行业的生态,然后,用工具解决这个生态产生的问题,用行业生态中最基础的要素来解决行业的高效和运营。

我们有2000多万家中小企业,我们有80多万家物流中小企业,我们有几千万卡车运输司机,这么大体量,用一张网把它们连在一起,这个根本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网的问题,烧钱起网这个网总是破的和漏的,只有在生态上让他们成为一体,让它们在物联的世界成为一体,这个行业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境和撕裂。【下篇文章我们来集中讲什么是区块式的物联解决。】